字字帶淚!郭德綱追憶侯耀文,恩師歸天后他花3000萬買下“兇宅”_相聲

來源:頭條  作者:未知  發布時間:2020-06-24 08:10:06

字字帶淚!郭德綱追憶侯耀文,恩師去世后他花3000萬買下“兇宅”

2007年6月23日,侯耀文先生因心臟病,在北京家中猝然離世,享年59歲。

接到這個消息的郭德綱和于謙,正在安徽衛視錄制節目,接到消息之后心神大慟,郭德綱甚至連相聲都不想說了,他跟節目導演說:“其他節目我都能撐下來,求你們別讓我說相聲了,我真的說不了……”

一別十三年,幾乎每一年的6月23日,郭德綱都會寫一首詩,向遙在天邊的師父寄托哀思。

2020年的6月23日,郭德綱去了恩師的墓前,并寫下了這樣一行文字,滿紙辛酸、一腔悲憤:

“一十三年一場大夢,五十九歲兩字無常。榮華富貴離不開人情冷暖,蓋世英雄躲不盡世態炎涼。沙鳥飛堤岸,

孤雁落斜陽。霜跡板橋千古恨,孤身獨影路茫茫。 ”

不知道照片中,只露出背影的郭德綱,凝望著恩師的肖像,所思所想為何?

也許他的思緒會回到2003年,他在北京臺的“全國相聲大賽”上,見到侯耀文的那一天。

那個比賽,30歲的郭德綱是作為相聲新秀參賽的,侯耀文是作為評委在臺下打分的,郭德綱當時就贏得了侯耀文的連聲稱贊。

左起:于謙、侯耀文、郭德綱

那次比賽,郭德綱拿到了評委會特別獎,比賽結束后,侯耀文對郭德綱就上了心。

之后,兩個人多次在表演場合碰見,還有了第一次同臺表演:2003年合作的《戲曲接龍》。

當年在山東有一場相聲演出,攢底的是侯耀文和石富寬,倒二是郭德綱。

郭德綱說相聲的時候,侯耀文和石富寬就在場邊,邊看邊夸:“小石,你瞧這孩子,臺上這相聲感覺、狀態,太好了。你聽他這嗓音,這么洪亮,吐字又這么清楚,太難得了!而且,這孩子這柳活(相聲術語,指唱功)特別好,柳什么像什么。難得的是,他有調門兒,有高音。美中不足的,就是個兒有點矮了。”

侯耀文在世時,幾乎從沒當面夸過郭德綱,這話還是石富寬后來轉述給他的。

侯耀文和石富寬

要說侯耀文和郭德綱這師徒倆,誰先開口提拜師這事的,那是侯耀文。

郭德綱當時過得非常不如意,根本就不敢往這上考慮,雖說1995年就成立了德云社(北京相聲大會),但當時相聲式微,黃宏甚至在春晚調侃:“相聲干不過小品”。

作為民間相聲演員,是沒法靠相聲養活自己的,多半在劇組里、電視臺跑跑龍套賺錢,郭德綱的第一任妻子胡中惠離婚扔下郭麒麟,第二任妻子王惠身為天津大鼓名角,甚至曾為了郭德綱把車子和首飾賣了來支撐德云社。

早年,郭德綱曾拍過一個綜藝:在櫥窗里被關48小時。

特別是郭德綱跟楊志剛那段往事,也成了他的“罪名”,幾乎被半個天津相聲界拉黑,有人說他無義,有人說他叛逆,到了北京更是被排擠和冷眼對待。

侯耀文呢?是侯寶林的兒子、相聲大家,鐵路文工團團長、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,對郭德綱的顧慮都看在眼里,他主動通過于謙向郭德綱提了收徒的想法,侯先生是于謙的干爹。

“有個孩子跟了我多年,我準備收徒弟,你問問郭德綱,他要是愿意,就一塊收了吧!”

于謙當即就說這是好事啊,咱現在就問,于是一個電話過去,打給了正在錄節目的郭德綱。

侯耀文在電話里問郭德綱:“他們都說你挺適合我的,你愿意嗎?”郭德綱說:“我愿意啊!”

就這樣,一個頭磕在地上,郭德綱拜入了侯門。

消息傳開,侯耀文家的門檻都快被踏破了。

多半都是來阻止侯耀文收郭德綱為徒的,甚至包括郭德綱的同門師兄弟,他們在侯先生面前杯葛郭德綱,用楊志剛來勸說收郭德綱的“壞處”。

但侯耀文不為所動,他對那些反對的人說:“郭德綱會的傳統相聲,比我們多得多,我們相聲隊伍應該擴大,應該團結,要給孩子一碗飯吃。”

這番話,把各懷心思的說客們,懟的啞口無言。

2004年10月,侯耀文為兩位徒弟郭德綱和荊野林舉行了隆重的拜師儀式。

侯寶林的徒弟賈冀光、丁廣泉,還有“寶”字輩的趙世忠,與侯寶林搭檔過的李國盛也來了,馬季的徒弟王謙祥李增瑞也來了,還有張文順、王文林兩位德云社的成員。

拜入侯門的郭德綱,就像流浪的孩子,從無依無靠、前途茫茫終于成了有師父護著、有師門依靠的娃。

拜師儀式上,侯耀文說:“相聲正處于冷凍期,但是,未來一段時間將會重新煥發青春”。

這話說得對極了!

就在郭德綱拜師侯耀文之后不到一年,2005年底到2006年初的短短幾個月內,“郭德綱”三個字成為炙手可熱的文化現象,甚至被某權威媒體以“天上掉下個郭德綱”為題進行報道。

十幾年前,人們還在討論“郭德綱是曇花一現還是常青樹”,如今看來,郭德綱的走紅是必然的。

侯耀文的胸懷、眼力,識才、惜才也愛才,讓郭德綱在拜入侯門之后,有了仰仗和依靠。

在重視師承門派的相聲界,有個不成文的“潛規則”:沒有師承是沒法在相聲圈混的,有了師父才能名正言順地吃這碗飯,否則你就會被同行排擠和打壓。

侯耀文收了郭德綱之后,不僅給這個徒弟提供了很多機會:介紹郭德綱上北京臺、帶著老郭演出,甚至還拿出5萬塊錢幫德云社度過難關;

另一方面,侯耀文對郭德綱十分嚴格,有一次郭德綱父親生病住院,老郭因為牽掛父親所以演出很不在狀態,侯耀文很嚴肅地批評了他:

“作為一個演員,不管在臺下有多大的委屈,有多少難事兒,只要一上臺心里裝的就只能是觀眾,這是最起碼的藝德,你給我記住了!”

一脈相承,郭德綱對待自己的徒弟,甚至自己的兒子郭麒麟也是十分嚴格的。

2012年5月1日,岳云鵬的相聲專場,郭麒麟給師兄助演,才16歲的郭麒麟演出失誤,影響了效果。

郭德綱為此大發雷霆,隔天公開發文說:“為此事,昨晚大罵郭麒麟至半夜,你憑什么考慮不周?”并極嚴厲地說:“蠢子無知,糊涂至極。僅此一次,下不為例。”

“嚴格”是師門祖傳的,“護犢子”也是師門祖傳的。

侯耀文對待郭德綱,是“護犢子”這仨字的生動體現:

曾有同行提醒侯耀文:“您徒弟一天到晚得罪人,您不勸勸他?”

侯耀文回了一句話:“郭德綱一路坎坷走來,他勢必要嫉惡如仇。”

2005年,走紅之后的郭德綱成為很多人的“眼中釘”,一時間“砸綱”之聲不絕于耳,特別是因為在相聲里砸掛了央視主持人汪洋,從而被汪洋告上法庭。

有媒體問侯耀文:對你徒弟和汪洋的糾紛,怎么看?

侯耀文反問:“汪洋自己不是也砸掛過別人嗎?別人不是沒有跟他計較過嗎?”他說,就汪洋那脾氣秉性,不跟郭德綱打,以后也會跟李德綱、趙德綱打。

老郭何其有幸,遇上如此懂他、惜他、護他的師父!

但也何其不幸,才跟師父相處了短短3年,恩師就猝然撒手人寰。

2007年6月23日下午18:30分左右,侯耀文先生被發現在昌平玫瑰園別墅去世,15分鐘之后,正在安徽電視臺準備直播的郭德綱收到了消息。

那一刻,他覺得天都塌了!記不起來是怎么把這場直播挺過去的,只記得侯耀文教誨的那句話:“藝德是最重要的,天塌下來也把這活干完了!”

同場直播的孫紅雷,過來安慰郭德綱,大家的勸慰當然止不住郭德綱的慌張,直播結束后他就急著往北京趕。

郭德綱的眼前,還晃動著侯耀文在去世半個月前,在自己家秉燭長談的一幕幕。

那天,侯耀文突然給郭德綱打了一個電話,說要去徒弟家住,郭德綱很驚訝,因為這是恩師從來沒有過的舉動。

他當下就趕緊把師父接到了自己家,師徒兩人促膝長談,侯耀文講了自己一生的經歷、兩段婚姻、他遭遇過的悲苦、委屈,都對徒弟娓娓道來。

那是郭德綱第一次,走到師父的內心世界,因為要強的侯耀文,幾乎從不曾在人前袒露過一絲脆弱和無助。

2007年7月7日,侯耀文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。

侯耀文膝下無子,兩段婚姻只有兩個女兒,所以他的二哥侯耀華安排自己的兒子侯軍手捧遺像。

當天不僅有中國文藝界的名人云集,還有上萬群眾自發前來送別這位相聲大家,郭德綱在師父靈前哭到癱倒,步履蹣跚,需要兩人攙扶才走出靈堂。

告別儀式后,郭德綱率領50名德云社弟子,在玫瑰園為師父守靈一夜,而德云社的演出也從侯耀文去世那日起就停了。

從那時起,德云社的后臺就一直供奉著侯耀文的遺像。

每天演出之前,郭德綱、于謙都會跟侯耀文說兩句話,給侯先生上一炷香。

每逢初一十五,郭德綱都會帶著德云社眾弟子在幾位老先生面前祭拜;覺得孤獨的時候,郭德綱也會給侯先生點上一根三五,那是師父生前最常抽的煙。

因為侯耀文生前愛喝可樂、愛吃炸醬面,所以先生的靈前,郭德綱隔三差五就會放上一碗面、一瓶可樂。

沒想到的是:此舉竟然會被歪曲成郭德綱慶幸侯耀文:“可算沒了”,造謠者也是喪心病狂了。

侯震,侯耀中之子,侯門的一條根,侯派相聲的第三代傳人。

據說德云社只有一個人能跟郭德綱共用書房,就是侯震。

侯震雖然在相聲的造詣上,與爺爺侯寶林、三叔侯耀文相去甚遠,但侯震在德云社的地位很高,每次郭德綱都會隆而重之地介紹:“這是侯寶林大師的長子長孫,侯耀文先生留給我的非物質文化遺產”。

這話有兩層意思:其一,侯震是德云社的吉祥物;其二,德云社和郭德綱,念念不忘侯家恩情。

左起:侯震、欒云平、于謙、郭德綱

郭德綱感念恩師,可能也正因為侯耀文去世前,與他的一番長談,袒露出兩段婚姻對他的傷害,還有這些年的人情冷暖。

郭德綱才會在之后轟動一時的“侯門爭產風波”中,堅定地站到了侯耀文大女兒侯瓚的一邊。

左起:郭德綱、侯耀華、侯耀文

由于侯耀文走得倉促,沒來得及立下遺囑,于是二哥侯耀華和大女兒侯瓚、小女兒妞妞因為他留下的遺產,包括別墅、古董、珠寶等等,而鬧到了對簿公堂。

因此事,郭德綱與侯耀華交惡,他嫉惡如仇的一面,在這件事兒表現得淋漓盡致:

他不僅曾公開發文質問侯耀華:我師父的遺產都去哪里了?還曾在演出里diss侯耀華,提到恩師侯耀文的幾位兄弟時,直接略過了行二的侯耀華。

據說,侯家有個規矩:人過世一年之后,才能分割財產。

于是在侯耀文葬禮舉行時,雖然兩任前妻都未到場給先生守靈,但是大女兒侯瓚到了現場,彼時也沒有跟侯耀華這位二叔鬧翻。

直到2009年7月,侯先生過世兩年之后,兩個女兒將二叔侯耀華等三人告上法庭:擅自處分大量遺產。

爭產風波最后以和解而告終,這當中郭德綱出的力舉足輕重。因為侯耀文兩個女兒和侯耀華爭奪的焦點,就是侯耀文去世時所住的玫瑰園別墅。

這套別墅在侯先生去世時,還有300多萬的貸款沒有還清,兩個女兒無力償還,甚至還被銀行告上法庭。

隨后,銀行、房地產開發商、侯耀文的兩個女兒達成一致意見:別墅先退給開發商,等賣出去后,再償還所欠貸款。

最終,還是郭德綱以遠高于市價的3000萬元買了下來,讓師父的兩個女兒從債務中脫身,還留下一筆不菲的現金,怎料此舉又引來酸言酸語:“他是假仗義真投資”。

實際上早有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:這套別墅是侯先生700萬買入,2007年市價在1300萬左右,但因為侯先生的靈堂就設在這個別墅里,很多買房者忌諱這個,這套別墅也就成了“雞肋”。

郭德綱買下這套別墅的用心,也就不言而喻。

他不忍看師父去世前的居所,淪為他人眼中的雞肋,也不忍看師父的家人因為這別墅沒了體面,做徒弟做成這樣,一個“孝”字做得大大方方。

曹可凡問郭德綱:“你在師父的身后事處理上,仗義執言挺身而出,惹了挺多麻煩,后悔嗎?”

郭德綱回答:“倒不后悔,其實按說這里邊沒有我一毛錢關系,最后也不會分我條褲子,我只不過覺得我所看到的這些,我要如實的說出來,這對我來說很重要:這樣的話,我能對得起我師父。至于后果、麻煩我倒是不在乎。這么多年來,我也習慣了,可能我就是這么一個擰巴的人。”

2011年,郭德綱帶著家人住進了玫瑰園別墅。

有人問:這是“兇宅”你不怕嗎?他回答:“我對得起師父,良心干干凈凈。”

郭德綱這一輩子,毀譽參半。

有人說他睚眥必報,有人說他嫉惡如仇,他自己也說看破人情冷暖、根紅頂白,朋友不多也就孟非、馮小剛那五六個。

47歲的郭德綱,心中一直是個孤獨的孩子。

“我這人挺討厭的啊。”郭德綱自我評價,他把自己歸類為“社交恐懼癥”患者。

“也不是社交恐懼癥,孤傲吧。”兒子郭麒麟說。

不管郭德綱在外人眼中如何,他對師父侯耀文的“孝”,是無可置疑的。

師父過世之后,十三年來,每逢6月23日,他總會提筆給師父寫上一段文字、一首詩:

“欲不傷悲,怎不傷悲,秋雨人心,冷又同誰?”

“想見恩師空有影,欲聞教誨渺無聲。”

“憶昔日句句金言銘肺腑,慟今朝悠悠淚水斷肝腸。”

情是真是假,明眼人一看便知。

對照之下,2020年6月23日侯耀華在視頻中悼念弟弟,也難怪被網友吐槽不走心了。

有人曾做如此設想:假如侯耀文先生還在的話,郭德綱和德云社的路會不會更好走一點?

也許北京臺“封殺”事件、相聲界“反三俗”風波、六弟子叛出德云社……種種曾使郭德綱和德云社被輿論包圍、風雨飄搖的事情,都不會發生。

然而,沒了師父的郭德綱,挺過了風風雨雨,現在的他,可以像當年師父護著自己一樣,護著“云鶴九霄、龍騰四海”這些徒弟。

德云社2020年封箱

曾經的郭德綱很孤獨,還好有師父護著,所以他現在才會拼命護著自己的徒弟——

他力排眾議,把沒人看好的岳云鵬留在身邊;他悉心栽培,把祖師爺不賞飯的欒云平,培養成了“鎮社寶”。

也許這就叫:傳承。

今日主筆:某小刀。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

(本文圖片均來自網絡,侵刪)

电玩捕鱼1000分炮技巧 黄大仙精选平特一肖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 网易的新马快乐8 p2p理财平台排行榜 贵州快三中奖价格表 支付宝理财风险低赚钱多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中 贵州11选5怎么买中奖 上海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5app下载 方大特钢股票分析 云南11选5任五遗漏数据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如何赚钱发财的23种方法 海南本彩4十1开出6870